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plan20170315 1

  說到藺草,你想起了什麼?是否想起小時候阿嬤家裡才有的,帶著淡淡草香的藺草拖鞋、藺草帽、藺草包,或是炎炎夏日躺起來涼爽又舒服的藺草蓆?然而你或許不知道,在沒有藺草的臺東,竟然有兩位國寶級的藺草編織工藝家, 那就是榮獲「臺灣工藝之家」認證的黃嬌與鄭梅玉師徒,她們也是144位「臺灣工藝之家」裡,僅有的兩位藺草編織工藝家。

  「臺灣工藝之家」是由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遴選出臺灣各地傑出的工藝創作者所主持的工作室,是各地方工藝文化的據點,民眾可藉此親近臺灣優秀的資深工藝創作者。黃嬌阿嬤及其學生鄭梅玉,便是臺東得到此殊榮的兩位藺草編織工藝家。

  藺草主要生產於苗栗苑裡、臺中大甲一帶,臺東並不產藺草,為何臺東會出現兩位藺草編織工藝家?這就要從黃嬌精彩的人生故事說起。

 

plan20170315 2

編織著藺草的黃嬌

  已經高齡85歲的黃嬌阿嬤,原是臺中清水人,在她的故鄉,藺草編織是家家戶戶都駕輕就熟的家庭副業。在塑膠產品尚不普及的年代,生活往往是就地取材,比起其他莖草類,藺草有堅韌耐用的特性,透過多道處理工序,編製成草帽、草菁、提袋等等實用的生活用品。有人說,藺草編的草席,可以睡一輩子呢!黃嬌阿嬤生長在這樣的璟境,從小耳濡目染,練就了藺草編織紮實的基本功,而與姊妹們在藺草香中一邊編織,一邊說笑,則是她美好的成長記憶。

 

plan20170315 3

黃嬌編織的包包作品

  二十幾歲時,黃嬌隨丈夫舉家遷移臺東,為了生活,她每天忙著種菜與撫養5名子女,編織藺草的樂趣也隨之淹沒在現實的忙碌中。直到50歲,黃嬌與家人在臺東市開的餐廳經營穩定後,她才有閒暇重拾少女時的興趣:編織藺草。

  起初,她編的是小時候學到的草帽、提包等等生活用品,她把作品放到餐廳, 一來可做裝飾,二來可販售,沒想到因為精細的做工而大受歡迎,甚至還有許多日本客人專程來買。而當時臺東縣政府也因此注意到黃嬌獨特的才華,力邀她到文化中心展覽,自此開啟了她多采多姿的創作之路。

  黃嬌阿嬤回想第一次展覽的作品,大多是草帽、手提袋等等日常用品。後來,充滿想像力的她不甘囿於傳統,想著為何不能把自己喜歡的事物,都用藺草編織出來呢?有一天,她看著自己心愛的寵物猴,便依樣畫葫蘆,編出一隻8吋大的草猴,模樣生動可愛,客人見她能用藺草把猴子編得栩栩如生,便鼓勵她,何不把其他十二生肖的動物都編出來?

  在眾人鼓勵下,經過一段時間的嘗試摸索,十二生肖完成了,並在民國84年得到第51屆全省美展類佳作。這次獲獎帶給她很大鼓舞,讓她陸續創作了一系列立體造型的精彩作品,也使得藺草編從單純的手工藝,躍升為藝術創作的新境界。

  黃嬌阿嬤雖沒有受過太多教育,但心慧手巧,只要看過的東西,便有辦法自己摸索,進而創造出來。加上她勤於翻書、看圖片,來強化自己的構想,也從記憶中去捕捉生活經驗,再把這些意念融入藺草,編織出生動的人物、動物與故事,完全是無師自通的素人藝術家。

  此外,黃嬌阿嬤自小就喜歡聽人講古,因此各種民間流傳的忠孝節義故事便成為她創作的靈感來源。她有一組〈二十四孝〉系列作品,每件作品都呈現了一則二十四孝的故事。她說:「以前小時候常聽長輩說二十四孝,故事很感動人,不過我不識字,沒讀過二十四孝,騎摩托車跑好幾個地方才買到那本『古冊』 請人解說冊裡的故事給我聽,照『古冊』的意思下去編,做差不多一年才做完啦!」

  黃嬌阿嬤很喜歡「蘇武牧羊」的故事,她臨摹天寒地凍的艱困心情,用藺草編織出孤獨牧羊人與數雙羊為伴的情景。其他如〈八仙過海〉、〈乾隆遊江南〉等作品,皆是她從民間故事中得到的創作素材,參考電視、廟宇、圖畫書的形象,想辦法編織出來的。

 

plan20170315 4

乾隆遊江南

  她說,當她進入創作狀態時,經常是日以繼夜,有時半夜躺在床上還在思考如何編織出心中所想的造型,想到了立刻起身製作,老伴會怪她怎麼不睡覺,明天一大早還要賣菜,她卻說:「你別管我啦,我想到了不做就是睡不著,明天一早我還是會起來賣菜啦! 」若非對藝術的喜愛投入,恐怕也不會有這樣過人的執著。

  電視劇中的人物也是黃嬌的創作素材,〈將軍騎馬〉即是根據古裝連續劇所作。作品中的將軍手持弓箭蓄勢待發,腰間配刀,戰馬則作向前急奔狀,無論馬姿或將軍皆栩栩如生。鄭梅玉老師補充說,這件作品在法國展覽時,導覽人員不知如何解釋中國古代的將軍形象,觀眾原本一頭霧水,後來導覽人員急中生智說:「這是中國的唐吉軻德,你們看他身穿盔甲,騎著一頭瘦驢,還英勇地向前殺敵呢!」 觀眾這才拍手稱是。

plan20170315 5

將軍騎馬

  務農的黃嬌與土地有著不解之緣,她也將生活經驗化為創作。〈農村四部曲〉就描繪了種稻的四步驟:前兩景中,型田的農夫頭戴斗笠,身穿簑衣、手持犁具叱牛前進將田土翻鬆、填平;播種一景則有兩人彎腰插秧,一人挑著秧苗;最後一景是以風鼓車將晒乾稻穀中的空穀吹出,看了不禁令人想起「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績,粒粒皆辛苦」的詩句。

plan20170315 6

農村四部曲之播種

  除了農村題材,黃嬌也將臺東原住民朋友的文化特色化為作品。編製〈阿美族服飾〉前,她三不五時就往藝品店跑, 一邊看著、摸著阿美族的傳統服飾, 一邊與店員閒話家常,就這麼邊看邊學,抓住阿美族服飾的精神。此件作品頭帶羽冠、雲肩下緣縫綴珠網和流蘇,身上的佩刀與情人袋華麗細緻。曾有人想購買這件作品,但黃嬌心想:「編這個很複雜,賣了錢,錢一下子就花完了。」最後仍婉拒賣出。

  早期只要有人欣賞她的作品,她便會販售,愈到後來,愈覺得每一件都是心血結晶,捨不得讓人帶走。如今她將多數作品收藏在自己家中,特別開闢一間陳列室,作為「臺灣工藝之家」的據點,民住可以預約前往觀賞。另外,黃嬌阿嬤的高徒鄭梅玉老師的工作室,也是另一處「臺灣工藝之家」據點,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來場主題小旅行,兩處都去參觀,比較兩人作品的異同。

意見回饋

感謝您對「臺東聚落回聲」的支持,期望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建立本網站成為串聯臺東藝文資訊與生活美學的整合平台,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敬請撥允完成簡單問題回饋,可以讓我們知道您對本網站的滿意程度及改善建議,您的指導及參與是我們進步的最大動力!

意見回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