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撰文/楊幼如 Mie Yang

創作者:陳恭誠
工作室:敬實齋陶藝工作室
品牌:小巧陶器
地址:臺東縣延平鄉桃源村昇平路203號

在2016年7月尼伯特風災後,莫蘭蒂、馬勒卡、梅姬颱風與連日的暴雨又相繼來襲,桃源村一帶多處土石滑落覆蓋了大半路面,坡邊地基嚴重掏空,前往【敬實齋陶藝工作室】的道路受阻難行,卻在到訪工作室時,隨著燻著的木頭氣味與相伴的清雅樂音,雍容尋得適宜安居的靜謐。

【敬實齋陶藝工作室】座落在這山林環繞之間已屆十年光陰,工作室內外豐富的陶作與環境的悠然相契合,沒有誰爭顯著光彩,卻又在空間裡縈繞著生活的日常之美。經營多年,除了藉由朋友的轉介認識,並未有顯要的曝光。陳恭誠老師說:「每個創作者有自己的步調,不一定得隨市場運作調整,必須循著自己的步伐,才更能持續性的創作。」

【小巧陶器】作品,展現出生活陶器的純粹,陳恭誠老師說:「或許是個性使然。」使創作的態度上相對保守。當現代工藝受到過於強調形式上的美學影響時,器物便易於與生活脫節,而陶藝本身便是生活用品,並非博物館藏中的呈現。器物自然的被貼近,被喜歡觸碰的生活美學,很多時候更勝視覺上的感受。這樣在陶藝領域上的想法也相近於民藝運動的核心價值,實用與審美應為一體兩面,若為了裝飾性犧牲掉實用性,作品也變得刻意,違背自然的修飾就成為一種累贅。所以不需特別強調形式上的展現,而是首要在實用層面的價值考量,民藝運動體現的便是——當實用價值展現出來時,便會自然呈現自有的美感。

談到民藝運動的精神,陳恭誠老師也有所感悟:現代陶瓷的發展與民藝運動息息相關,手工藝美感脫離不了生活,相較於日本對生活工藝的講究,人民在生活中可以更敏銳的判斷器物的美感與實用。臺灣的生活陶瓷創作者雖然眾多,生活中對食器的講究卻尚薄弱,大量被推崇運用的是工業製成制式而規律的產物。


這樣的創作信念,可以回溯到藝術研究所時期初接觸陶藝時所接收到的思維。相較於大量的理論課程,陶藝實作課程實在是有趣的多,也自此開始投入大量的時間在陶藝之中。在一次專題研究中,因選擇了宋代鬥茶文化為題,投入研究時更是對鬥茶時的重要器物——「茶碗」所展現的獨特美學感到興趣,便在專題中專注於茶碗工藝的釉色表現。陶瓷在宋代的豐富表現,便是與當時代的禪宗發展、生活文化息息相關。


陳恭誠老師也猶記得大學時期繪畫課時,老師曾經的一席話:「美感這種東西其實是不能教的。」因為美感其實是個人生活經驗所領悟,所以無法強求。過去傳統工藝的師徒制,以標準化的系統學習老師的技藝,缺乏敏銳度的學生,即便複製了老師的手法也無法並駕齊驅,因為生活經驗並不具備老師個人的生活體認;有天賦的學生會延伸展現自我的獨特樣貌,將個人化的體悟表現在作品中,不需要刻意呈現強調個人獨特性,作品自會傳達自身的文化內涵,這樣的個人風格便會自然生成。

離開校園生活後,在臺南開始著工作室的陳恭誠老師,因協助一處農場製作著釀造用的陶缸而來到了臺東,而後便開啟了與臺東的連結,幾經遷居後,2006年間開始現址工作室的經營,與家人留居於此。


一直以來陶瓷都與人類生活行為相關,如祭祀、生活器物……,會自然與時代生活相契合而產出,手工藝便是透過實踐過程中獲得更多想法。本身文化體認若深厚,便會在作品中自然呈現,創作是活的所以也會凋零,文化也是在新舊之間不斷辯證,自然變化而延續存留。

臺東環境的優越在於這裏保留自然型態,以及人與人相較純粹的交流形式,讓生活變得舒適。所以陳恭誠老師在這樣的環境中,除了找到一個理想的生活型態,接受到的訊息也可以有比較多的時間去沈澱、去除過多的干擾,靜心的持續著生活工藝的創作。

意見回饋

感謝您對「臺東聚落回聲」的支持,期望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建立本網站成為串聯臺東藝文資訊與生活美學的整合平台,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敬請撥允完成簡單問題回饋,可以讓我們知道您對本網站的滿意程度及改善建議,您的指導及參與是我們進步的最大動力!

意見回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