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

en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雲霧的故鄉 嘉蘭芭伊的力量

撰文/楊幼如 Mie Yang

地點:太麻里 金峰鄉 嘉蘭部落
工作室:嘉蘭芭伊工坊
創作者:阿妮奈(曾淑琳)

嘉蘭部落

嘉蘭部落名為Buliblosan, 在排灣族語中bu是多,libosan為霧,過去這裡多大樹,容易累積霧氣,於是嘉蘭部落亦有「雲霧的故鄉」之稱。嘉蘭部落裡的住民多為排灣族與魯凱族群,隨著歷史的軌跡從鄰近各地幾經遷移後,在現址定居,於是部落裡有八大頭目及其部族在此共居。在排灣族的傳統中,有著分明的階級文化,雕刻、琉璃珠、陶甕、服飾⋯⋯使用的各式紋飾,皆有其家族、身份的代表意涵,於是各家中收藏的生活藝品,皆是祖輩歷代流傳下的文化珍寶。

隨著2009年八八風災的重創,嘉蘭部落全毀房屋約60戶,房子淹沒在湍急的河水中,隨著土石流走的不僅是安身的棲所,連同歷代傳襲的族群文化軌跡也消逝破碎。家沒了,生計來源的耕作土地也損毀,為了下一頓的飽食,男士們紛紛到外地謀職,留下守著鄉土、護著長者與孩子的婦女們。



芭伊工坊

芭伊工坊在風災後創立,「芭伊」是排灣族中對婦女們的暱稱,意指「親愛的」,工坊中,依著婦女們群聚的力量,學習陶珠技法的製作。排灣族傳統工藝三寶中有琉璃珠、陶甕與青銅刀,陶珠並非祖傳工藝,守在故土的婦女們,也想透過自己的力量,為經濟,更是為了文化的延續。但是傳統三寶工藝的製程對於資金成本的投入造成負擔,或是不適合必須不時中斷工作看顧孩子的婦女,青銅刀的打造更非婦女力量可及,幾經考量後才投入了陶珠的學習與製作。

祖輩流傳的文化珍品的消逝,比起房舍、經濟的受創對族人而言,更是個沈重的負荷,因為「沒有東西給孩子了。」芭伊工坊的陶珠創作,共有19種紋飾的陶珠,每一個紋飾都經對族群傳統文化仔細的考究而成,各自極具深厚意涵。「確實地呈現族群文化,不為美麗的雕飾與裝飾性創造紋飾」是芭伊們手作陶珠的堅持。



高貴之珠

波動而多彩圖紋的「高貴之珠」是頭目的信物,紋飾源自傳統的頭目生活,頭目家屋中才會有柴燒與天窗的設計,傳統家屋為石板屋,石板與木頭建材透氣的同時也會有眾多的小昆蟲來訪,為了驅離這些小生物們,也為了除去木頭的溼氣,會燃起柴火,當燒柴燃起的煙霧穿過天窗升起,與自然環繞的雲霧相會,受著風的吹動而波動,此刻,昇起的陽光撒下,遇見波動的水氣而顯現出多彩的色澤,波動而多彩的柴煙雲霧從家屋連至天際,便是頭目之家獨有的景象,也成為「高貴之珠」美麗的紋彩。


淚痕之珠

淚痕之珠表示思念,思念之珠上的紋飾有繽紛環狀色彩看似彩虹、也有點狀圖紋看似淚珠,看似希望與悲傷集聚,於是問起圖紋的由來,阿妮奈說,傳說有一對兄妹,生在貴族之家,卻因為家中親人相繼離世,被族人視為惡靈,是不祥的化身,於是被趕出部落,但年幼的孩子沒有棲身之處,於是在部落裡躲躲藏藏的生活著,趁族人不注意時偷摘取農作求溫飽,但是一旦被族人發現便又是一陣追罵和驅趕,反覆一段時日後,部落裡再也沒有耳聞有人見到這對兄妹的消息,眾人想著:「大約是到外地去了吧」便也不多在意。直到有天有族人在山裡發現了因不耐饑寒而離世的這對兄妹,便將他們好生安葬。隨後族人們發現,凡是這對兄妹曾經走過、棲身的農田,不論種植何種作物皆生長得繁盛,收成極佳。於是族人們在悔恨、不捨中,落下了飽含思念與自省的淚珠。


八八風災

八八風災時,新聞上有個不斷被重複播放的畫面——一棟房子隨著土石的滑動倒落,一旁有哭喊著「媽媽」的族人。阿妮奈說那在眼前被泥石沖刷進河谷的房子是她的家,風災當時,家裡正在辦著母親的喪禮,家人就這麼看著母親與家在眼前,承受天災的肆虐而離去。
阿妮奈的媽媽雖身為貴族之家的孩子,卻因為親人早逝,長兄也需年幼就出外工作自力更生,一個年約五歲的孩子便在親友、族人家中徘徊著成長,談不上生活,經歷的種種艱辛,都僅是為了得以生存下去。說起媽媽的成長背景,竟與淚痕之珠的傳說有些偶然相似的部分,阿妮奈也感恩自己與兄弟姊妹的成長過程中,在一個「母親再辛苦也不願苦到孩子」的環境中長成。當自己在學習陶珠技藝時,也想著身為貴族出身,卻沒有戴過華麗首飾的母親,一條為母親而做的項鍊隨著各樣的工作幾經擱置,在完成的時候,卻也是母親病危的時刻,「直到最後還是沒有把親手做的項鍊,給媽媽戴上。」成為了阿妮奈心中更多的不捨與思念。


來訪嘉蘭

災後重建的路漫長而艱辛,2012年,記憶中的「頭目家屋」、「部落會所」與「涼棚」搭建完成,青年們有相聚學習族群文化智慧的聚會所,依著傳統格局建置的頭目家屋,即為芭伊工坊現址。

把族群生活的記憶找回來,是芭伊們創作的共同信念,隨著生活面臨的各種挑戰,也讓部落婦女們難以再長時間投入於工坊的創作中,但是這仍是族人共同想留傳給下一代的文化記憶。拜訪嘉蘭芭伊工坊,仍可見依舊持續著創作的阿妮奈,也希望讓更多人看見嘉蘭的文化,讓部落芭伊們可以免於生活困境的回到工坊。

來訪嘉蘭,到芭伊工坊聽阿妮奈說著每一個陶珠與部落的故事,阿妮奈的風趣與活力更是顯現著嘉蘭芭伊們無懼的力量。

意見回饋

感謝您對「臺東聚落回聲」的支持,期望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建立本網站成為串聯臺東藝文資訊與生活美學的整合平台,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敬請撥允完成簡單問題回饋,可以讓我們知道您對本網站的滿意程度及改善建議,您的指導及參與是我們進步的最大動力!

意見回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