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

en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採編、撰文/楊幼如 Mie Yang

尋找記憶;流傳技藝——尋覓消逝一甲子的樹皮布技藝
巴奈達力功坊 巴奈頭目(沈太木)
東河鄉 都蘭村

已屆83歲高齡的巴奈頭目(沈太木),對於樹皮布技藝的投入得從二十年前說起,身為部落頭目的沈太木有感年歲漸高,對於族群文化的流傳更有著強烈的使命感。部落裡擁有豐富與優秀的傳統工藝,如編織、雕刻等工藝資源與眾多創作者,卻想起幼時曾耳聞父執輩談起阿美族的樹皮衣,但卻未曾見過。經過一番的研究與考察,部落裡的耆老們也皆僅曾耳聞,沒有人知道樹皮布技藝究竟如何製作?老祖宗的智慧竟無跡可循?


樹皮衣用什麼樹?怎麼做?在經歷苦尋卻未有所獲之後,巴奈頭目不但沒有放棄,甚至決定選擇了最「笨」卻也最直接的方法:「做」就是了。於是投入了艱苦而漫長的摸索,曾經也有過沮喪的階段,心想「現在的衣服那麼好,還做樹皮衣做什麼?」也在最落寞的時候有幸遇到,時任職於都蘭國中,長期蒐集部落田野調查與口述歷史,致力於部落歷史文化的林正春老師。林老師給予巴奈頭目極大的鼓勵與支持,讓巴奈頭目相信找回祖先的智慧,並留傳給下一代,是非得完成的使命。

製作樹皮衣的程序繁複,巴奈頭目卻至今仍不懈的持續著創作,年歲已高的頭目在樹皮創作上卻不僅趨於傳統工藝,更有豐富的巧思與創新樣式,更是成為年輕創作者的學習典範。不過談到別具巧思的多樣作品,巴奈頭目卻是靦腆的笑著,謙虛地說自己粗手粗腳只會做樹皮,非常感謝也不斷讚賞老婆的巧手,因為有老婆的支持,透過老婆的一針一線,才能將自己想做的作品縫製而成。

「在阿美族的傳統文化中在砍伐樹木,製作樹皮衣、帽等生活用品前,頭目會代表族人舉起酒杯,敬拜天、地、祖靈與守護地方的神靈後才會砍樹。而當樹木快倒下時的『鳴~鳴~』聲便是樹靈的哭泣,因此在取用大自然的材料時都必須心存感激與敬重。」懷著真誠感恩自然的賜予與自身的擁有,巴奈頭目傳留給年輕一輩的不僅是曾經消逝一甲子的樹皮布技藝,更多是堅毅的精神與謙虛的態度。

在巴奈達力功坊,對於來訪的人們,巴奈頭目都親切的相待,也不吝教授大家樹皮布技藝,如果有訪客聯繫想體驗創作,巴奈頭目仍會親自上山伐樹,不辭辛勞的準備樹皮布材料。經歷二十年的艱辛,雖然頭目說:「做這個很辛苦,年輕人很多學了也不願做了。」但是對於找回記憶中的祖先智慧,並且能將這個技法和作品保留下來,沈太木頭目開懷的笑說:「很滿足、我很滿足⋯⋯已經很滿足了。」

創作多起緣於生活的需求,而逐漸發展為藝術活動。藝術活動卻不止於滿足創作的需求,更多時候也與文化認同的過程密切相關。在母體文化的孕育下,把曾經流失的技藝,從記憶中找尋回來,更重新轉化為個人創作,這中間的歷程不單單為了自己的完整,更重要的是對族群文化軌跡與感念自然賦予的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