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

en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 「鐵花村」是由台灣好基金會以及一群在地音樂人、藝術家朋友,於 2010 年共同打造的音樂聚落.慢市集。<鐵花村音樂聚落慢市集提供>

綻放在臺灣東岸的鐵花

  許多人對於一個歌手的想像,就是只要寫寫詞,彈彈吉他或是練好歌曲,然後就可以站上舞臺唱歌,若只是興趣當然可以,不過要成為一個專業的音樂人,這些遠遠不夠,需要學習更多關於音樂的各種細節,近幾年音樂比賽節目的盛行,讓專業的「流行音樂課程」成了許多音樂人的進修選擇。

  由臺東縣政府在市區舊火車站打造的國際觀光魅力據點,在台灣好基金會以鐵花村音樂聚落名稱打響知名度後,這個區域已漸漸成為一個臺東限定的音樂聚落了。
  鐵花村陪伴臺東的音樂人走過了近 10 個年頭,除了是音樂平臺外,也扮演起培育的角色,2017 年與臺東縣政府文化處合作開辦兩年期音樂人才培訓課程。

  鐵花村執行總監汪智博說,這兩年的課程,目的是讓一個喜愛創作的音樂人,從什麼都不會到什麼都懂,讓學員認識實務經驗,從創作、樂理、演奏、寫曲編曲、錄音與舞臺等,舉例而言,一個歌手站上舞臺之前,必須瞭解舞臺上的電線怎麼走,人員應該怎麼分配,演唱者怎麼跟音控溝通等,才能應付在舞臺上形形色色的狀況。

用音樂譜寫生活故事

  「我是被『音樂』兩個字騙進去的,是個不務正業的音樂系音樂人。」科班出身的李侑勳,一開始便解釋這個美麗的誤會,喜歡創作的他,雖然大學念的是古典音樂,骨子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流行音樂人,課餘時常在鐵花村「走跳」,比起同學們多了不少表演經驗。

  模仿是學習創作的開始,李侑勳也不例外,他坦言自己非常喜歡「草東沒有派對」這個樂團,創作風格常帶著樂團的影子,然而,昊恩老師的一句話「如果你認真學習研究一個樂團音樂人的風格,那就會朝著他走,但最後卻無法成為自己。」卻點醒李侑勳,他頓時瞭解原本引領自己前進的樂團,也正是困住自己的瓶頸,想要繼續往前走就需要捨棄模仿才能蛻變成長。

  • 臺東大學音樂系畢業的李侑勳,過去常在鐵花村表演。

  也許是個性使然,也或許是音樂教育培養而來的習慣,李侑勳喜歡隨手記錄生活中看到、聽到甚至是靈感,剎那間讓自己有所觸動的文字或旋律,因此隨身筆記中有許多的「參考資料」,「認真做音樂」是他過去對創作的執著。而重新開啟創作開關後的李侑勳,想起了原住民族的所有傳統歌謠,哪一首不是因為「生活」而來,例如小米豐收歌、飲酒歌、狩獵歌等,「認真過生活」才是創作的根本。

北東奇幻旅程,來一場音樂大冒險

  沒有音樂底子的徐欣怡,坦言其實一開始根本不敢來參加,但是看到師資陣容,只憑著一股熱愛音樂的衝動,就報名參加了,開啟一段難忘的音樂大冒險。

  家住新竹的徐欣怡,每週四從新竹出發,在臺北住一晚,隔天再搭車到臺東,週末上完課程再搭車回臺北,對於一個「北部人」來說,她看見了臺東相當獨特的社會氛圍,「臺東人與臺北人都一樣是做生意賺錢過生活,但是臺東人更加重視生活的平衡,不會像是臺北人會過度壓榨自己」,每一週都穿梭在如此截然不同的城市樣貌,就像穿越時空般,徐欣怡用了「奇幻旅程」來形容這段時光。


  • 唱歌與創作是徐欣怡紓解壓力的方式

  課程規定,每一個學員都需要交至少一首創作歌曲,徐欣怡「兩年磨一歌」,將所有的心思灌注在這首歌曲「勇敢遺憾」。開頭一句「有些相遇一開始就是為了別離」震撼人心,大家總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再好的朋友或是再親密的情人,也有可能走向分離,每一段關係,美好的時候都是情感的累積,但是可能到了某個時候,有些感覺就不對了,這個時候就必須提醒自己不要因為捨不得而裹足不前,「現在會難過沒有錯,但仍然必須往前走」,這就是「勇敢遺憾」的真諦。
  「課程愈近尾聲,也特別容易多愁善感,大家聚在一起練習、唱歌的平凡時刻,對我來說卻是最美好的瞬間。」現在想起這段旅程,許多畫面再度浮現徐欣怡眼前,對她而言,也許未來並不會繼續走在這條路上,但這段過程卻會成為她最珍貴的回憶。

用音樂創作開啟第二人生

  「我曾經熱愛跳舞,跳舞是我的生命、是我人生中唯一想做的事。」在別人眼中的陳芝誼,是個害羞內向的小妹妹,但卻病魔纏身需要定期到醫院複診,她用自己的親身經驗與感受,寫下了「碎夢」,將在醫院的各種感受與對生病這件事情的各種心情撰寫成歌,完整表達患病與就醫當中複雜的情緒,但又能看見那份從骨子裡透出的堅強。


  • 在鐵花村表演後的大合照

  • 仍是大學生的陳芝誼,用音符寫下生病的心情。
  沒有音樂基礎的陳芝誼,卻是來自南王部落音樂家族,她坦言一開始壓力很大,因此相較於音樂專業的感受,夥伴們與老師間如家人般的情感反而更讓她難忘,課程中她覺得最有趣、最難忘的莫過於大家都是透過音樂去認識對方,「寫一首歌就是一個故事,我們就藉由這個故事去認識一個人」。對她而言,這段過程不僅是知識上的獲得,更領悟了過去無法理解的人生道理,除了音樂的成長,也挖掘到更深的自己,她笑說,現在回頭看過去的作品,才發現以前自以為獨特的創作,原來只是「小屁孩」的程度。

找尋下一個鐵花金曲歌手

  全備型課程濃縮到兩年的周末時光,其實相當緊湊,要做出一首相當成熟的歌,當然困難,但汪智博認為,這樣的課程不是要學員創作出多麼成熟的歌,而是讓大家在課程後看著自己的作品都驚嘆地說「原來我的東西可以變成這樣」,這就代表課程的目的已經達到。

  面對未來,汪智博說,雖然鐵花村扮演許多不同類型的音樂角色,但「音樂平臺」一直是不變的初衷,而這件事情會一直持續下去,他期待著或許有一天某個歌手得了金曲獎,說出「我來自鐵花村」,這樣就夠了。回首這些年來,臺東在流行音樂舞臺上不斷發光發亮,從早期的陸森寶、陳實、李泰祥,中期有胡德夫、陳明仁,到近期的張惠妹、陳建年、紀曉君、王宏恩、昊恩、家家、TANK、柯有綸、A-Lin等新生代音樂創作歌手等,常被冠上「臺東之光」,但培育的過程中人們往往容易忽略了這個環節,臺東縣政府將持續陪伴喜愛音樂的人們,積極培育在地人才,讓臺東成為音樂的基因庫,孵育出更多的音樂人才,並將資源帶到偏鄉,發掘更多的未來之星。

  • 為期兩年的音樂課程,每一個過程都是所有學員們最難忘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