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 秀・精彩 》

推動豐榮藝文,文化輔助計畫成果精彩呈現。

文/郭依婷 圖/郭依婷、希巨∙蘇飛

plan2017110301 01

都蘭新東糖廠的展示空間裡,希巨∙蘇飛(Siki Sufin)對著文化部的法國參訪團,訴說木雕創作品背後的故事,讓國外賓客更加認識臺灣原住民的文化與歷史。Siki說:「一些國外的文化參訪常常會來這裡。」而這般青睞,是超過二十年努力耕耘所獲得的成果。

 

plan2017110301 02

plan2017110301 03plan2017110301 04

二十年前的都蘭,沒有什麼年輕人,那時候回鄉老人家們都很懷疑,不明白他為什麼回來,Siki卻說:「是一種反彈吧!」成長過程中,學習的都不是自己的母體文化,甚至父母都不太鼓勵小孩認識傳統文化或參加傳統儀式,這樣的氛圍讓Siki感到很困惑「明明阿美族也是有很好的社會規範、風俗習慣,歌舞也很有特色、很美,為什麼這些東西要被壓抑?」

回到部落後,因為想要多了解關於阿美族文化,當時才二十五歲的Siki時常往老人家身邊攅,也因此成了大家眼裡「成天跟老人家聚在一起的奇怪年輕人。」就算不被理解,甚至被視為奇怪,Siki依舊默默的持續努力認識部落。

plan2017110301 05

Siki說:「當初的想法很單純,就是想把部落美好的一面呈現給人家看。」因為認識從事漂流木創作的拉黑子,於是Siki也開始試著用漂流木呈現自己在部落裡聽到的故事,將老人家講述的部落神話、傳說與祭儀時的樂舞一一雕刻出來,甚至成立都蘭山劇團,將故事搬上舞台展演。

隨著對部落的認識愈來愈深,除了美好的部分,Siki也看見了屬於部落的傷痕。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接觸了回到部落的台籍老兵,有著原住民血脈與深邃的臉孔,說話卻有著濃濃外省腔。他們國共內戰後留在中國,文革時被視為國民黨的匪諜而遭批鬥,好不容易回到家鄉,卻處處格格不入,無法真正融入部落。

與老兵的相遇成為Siki創作的轉捩點,創作不只是想傳遞文化的美好,更希望銘記過往部落的生命記憶。2008年與紀錄片導演湯湘竹合作拍攝紀錄片《路有多長》,遠赴中國走訪留在當地的台籍老兵,也以二戰老兵作為主角,創作歌舞劇與一系列漂流木作品,紀錄那些奮戰沙場,卻始終不是為自己而戰的勇士們。


紀錄片《路有多長》預告

plan2017110301 06plan2017110301 07plan2017110301 08
plan2017110301 09plan2017110301 10
plan2017110301 11plan2017110301 12
《老兵系列》的漂流木創作都會被賦予一雙翅膀,因為在阿美族的神話中,翅膀會帶著客死異鄉的族人回到部落,找到回家的路。


《都蘭古調》

朋友啊!帶來我的煙斗,我的煙斗,會帶我回家!
idang-aw tayni-an ko wonto , a wonto ako, a minokay!

朋友啊!帶來我的翅膀,我的翅膀,會帶我回家!
idang-aw tayni-an ko ay opihe', a opihe' ako, a minokay!

朋友啊!帶來我的木橋,我的木橋,會帶我回家!
idang-aw tayni-an ko kaiaykai, a kaiaykai ako, a minokay!

朋友啊!帶來我的梯子,我的梯子,會帶我回家!
idang-aw tayni-an ko ay tokar, a tokar ako, a minokay!

 plan2017110301 13plan2017110301 14
106年遠赴日本沖繩美術館展出作品。

從2008年至今,將近十年的時光,Siki持續老兵系列的創作,並帶著這些作品遠赴美國紐約、日本沖繩、印尼新幾內亞等國家,讓更多人認識這些故事。

 

plan2017110301 15

回首過往的日子,Siki打趣道:「對啊!為什麼當初那麼有勇氣?我好勇敢喔!」盡管過程辛苦,但Siki說:「這是一輩子的願望,一輩子的要完成的事情,要幫他們在都蘭鼻立一個碑。」如果說歷史學家是用文字書寫過往並詮釋,那麼Siki就是用木雕創作在紀錄過往並詮釋,希望透過自己的雙手刻劃部落生命記憶。

意見回饋

感謝您對「臺東聚落回聲」的支持,期望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建立本網站成為串聯臺東藝文資訊與生活美學的整合平台,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敬請撥允完成簡單問題回饋,可以讓我們知道您對本網站的滿意程度及改善建議,您的指導及參與是我們進步的最大動力!

意見回饋 》